国民党将军曾笑陈奇涵军衔低,他是怎么回答别人的?
责任编辑:qy 2019-03-16 14:34:53 陈康容 杨钦典 宋清如 沉樱

  他曾是黄埔教官,朱德的得力助手,毛泽东称他是“赣南农民暴动的一面代表旗帜”,

  战争年代他曾因请邓小平、毛泽覃吃过饭,受到降职处分,

  抗日战争期间国民党将领笑他军衔低,他答陈诚胡宗南都是学生,让对方羞愧不已,自讨没趣。

  他就是淡泊名利,一生清廉的开国上将陈奇涵。

  陈奇涵,1897年出生,江西省兴国县人。1919年入韶关滇军讲武堂分校学习,1925年入黄埔军校,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。1926年派往江西从事兵运工作。1926年5月,国民党通过了所谓的“整理党务案”,规定跨党的赏只能从中作出一个先择,实质上是对共产党员进行“清选”。当时已经升任黄埔军校少校中队长,有着丰厚待遇的陈奇涵坚贞不渝,不改初衷,毅然声明:“宁当普通共产党员,不当国民党的官。”他坚决辞去国民党的官职,脱下皮鞋穿上草鞋,从此走上了工农革命之路。“九死不悔矢志不移”的陈奇涵在1955年授衔为开国上将。

1552718027457949.png

  陈奇涵是赣南早期革命运动的著名领袖、赣西南革命根据地的重要创建人之一,曾被毛泽东誉为“赣南农民暴动的一面代表旗帜”的陈奇涵,1897年出生在兴国县潋江镇坝南村一个农民家庭。1919年考入滇军讲武堂韶关分校。1925年进入黄埔军校,历任连长、政治大队长,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。1926年5月,在国民党制造的“整理党务案”中,毅然声明:“宁当普通的共产党员,也不当国民党官。”1927年初,朱德在南昌创办国民革命军第三军军官教育团,陈奇涵任教育团党支部书记和参谋长,积极协助朱德在南昌开展革命活动,为中国共产党培养军事骨干。

  大革命失败后,为保存和发展革命的力量,陈奇涵潜回家乡兴国,1928年3月被任为中共赣南特委委员兼军事部部长,在赣南积极恢复和发展了农村党组织,开展游击战争和组织农民武装暴动,创建了赣南红军第25纵队,形成了连绵数百里的红色区域割据局面。这为红四军、红五军转战赣南,也为赣西南及中央苏区的开辟,奠定了坚实的基础。1929年4月,毛泽东率红四军回师兴国。陈奇涵向毛泽东反映了兴国的情况和农民问题,为毛泽东制定兴国土地法提供了重要参考。并还协助毛泽东举办了兴国县第一期土地革命干部训练班,为土地革命运动培养了一批重要骨干。

  1930年10月,陈奇涵先后任红三军教导团团长,红三军、红四军参谋长,红一军团参谋长,江西军区参谋长,红十五军团参谋长等职,参加了中央苏区一至五次反“围剿”战争和长征。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,历任中央军委参谋部部长兼延安卫戍司令,中国人民抗日军政大学第三分校校长,辽宁军区司令员,东北军区参谋长等职。新中国成立后,历任江西军区司令员,解放军军事法院院长,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等职。1955年被授予上将军衔。荣获一级八一勋章、一级独立自由勋章、一级解放勋章。

  陈奇涵的一生充满传奇色彩,可谓叱咤风云,功勋卓著。1955年申报军衔时,他填了“中将”,写道:“中国革命在党和毛主席的正确领导下,奋斗二十余年,今天已经胜利成功了。对我来说,个人的地位高低和得失是一个非常渺小的问题”。他还以诗言志:“富贵非吾愿,功名我不希,人类齐解放,攘攘与熙熙。”陈奇涵在整个革命的一生中为人正直,淡薄名利,把毕生精力贡献给了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和人民军队的建设事业。

  抗日战争爆发后,中央军委于1937年8月25日发布命令,将红军改编为八路军。陈奇涵调任中央军委总参谋部下属第四局(教育)局长,负责全军的教育训练工作。8月下旬,中共中央决定成立绥德警备区,守卫延安的东北大门。根据毛泽东的提议,陈奇涵出任绥德警备区司令员,绥德地委书记郭洪涛兼任政委。

1552718040531469.png

  绥德地区国共两党斗争极其复杂,陈奇涵指挥所属部队深入乡村,开展群众工作,宣传抗日救国纲领和减租减息政策,密切军民关系。接着,在尖锐复杂的反顽和反磨擦斗争中,他坚决执行有理有利有节的方针。在每日举行的“商议”会上,陈奇涵唇枪舌剑,以雄辩事实揭露国民党顽固派分子破坏抗日的行为,并深入群众,在群众中揭露国民党顽固派的投降卖国行为,在军事上进行积极配合,随时派出部队包围攻打土匪据点,指挥部队对公然袭击八路军的国民党军队进行自卫反击。

  为抵御日军的进犯,陈奇涵指挥警备区部队抢修了黄河两岸的河防工事。1938年4月至1939年6月间,日军曾数十次对河防八路军阵地发动进攻。陈奇涵沉着应战,一方面施以“半渡而击”的战术,待敌人渡到河中心时,突然猛烈开火,歼敌于上岸之前;另一方面,他坚持积极防御的方针,派出精干的小分队从侧背打击敌人,配合行动,使敌人腹背受击,被迫撤退。在陈奇涵的直接指挥下,绥德警备区的抗日和反顽斗争,取得很大胜利。毛泽东曾称赞陈奇涵和他的同事们,保卫了延安的东北大门。

  在绥德警备区,国民党绥德专员何绍南是个有名的“摩擦专家”,一贯消极抗日,积极反共,制造了不少事端。一天,他从胡宗南处要了个“少将法官”的头衔,跑到陈奇涵跟前炫耀说:“奇涵兄,兄弟我是第二战区政治部主任,现在又是少将法官,老兄你是什么衔级呢?”陈奇涵轻蔑地看了一眼何绍南说:“我们共产党人是为人民服务的,不为做官,若你一定要论衔级,那你好好想想,我在黄埔军校是当教官的,陈诚、胡宗南都是学生,你说我该是什么衔级呢?”陈奇涵这一席话,让何绍南顿时感到羞愧不已,自讨没趣。

  陈奇涵一生清廉刚正,作为陈奇涵将军的侄孙,陈健坦言自己没有得到过爷爷的“关照”。相反,将军爷爷倒是在他的人生路上多设置了几道“障碍”。

  当年被陈健认为“障碍”的,是将军写的两封关于他的信件。收信人不是陈健自己,他当时也并不知道爷爷所做的一切。

1552718071694595.png

  第一封信是在陈健16岁的时候写的。当时,将军动员陈健到兴国高兴良种场劳动锻炼。这令他不解:自己有这样的家庭背景,为何还要去劳动锻炼?为了让陈健在良种场安心锻炼,将军特地给良种场的场长写了一封信,让场长对陈健严加要求,不能有什么特殊的待遇。果然,农场上下给予了陈健更加严格的“关照”。

  第二封信则是在陈健18岁时写的。那一年,将军给兴国县武装部写了一封信,让陈健几个兄弟都去参军,但前提是,无论是谁参军“都得按程序办”。最后,严格按照程序行事,陈健实现了参军的意愿。陈健告诉记者,算上自己的父辈和爷爷辈,他们家已经是五代从军了。

  在生活上,陈奇涵对亲人的要求也是非常严格。陈奇涵向来告诫自己的子女及亲人要做到“三不”:不多拿,不贪污,不耍特权。令陈健记忆深刻的是,当年粮食很紧张的时候,将军回过一次兴国,太祖母告诉他家里吃饭很困难,但将军并没有讲什么,县政府送来的粮食也被将军拒绝了。将军对家人解释说,全国粮食都紧张,大家都困难,不能搞特殊化。

  当然,将军并非不知人情世故。在他看来,正因为自己身居高位,所以他严格要求自己的亲人,以作表率。合情合理之处,将军也给予亲人温暖的关爱。在一次通信中,将军对陈健说,若需要“毛选”(即《毛泽东选集》),他可以立即帮助解决。

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

推荐中…

24小时热文

换一换

最新更新

  • 人物
  • 解密
  • 战史
  • 野史
  • 文史
  • 文化

最新排行

  • 点击排行
  • 图库排行
  • 专题排行

精彩推荐

图说世界

换一换